碰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碰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清谈判中的内鬼卖身俄国却在中国得以善终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0 16:26:50 阅读: 来源:碰焊机厂家

大清谈判中的“内鬼”:卖身俄国却在中国得以善终

毫无谈判桌上讨价还价经验的清朝使团准备中止谈判回国,这下轮到戈洛文伤脑筋了。于是,当天夜里,戈洛文就急急派出俄方拉丁语通译跟耶稣会教士进行了密谈,“允诺给他们以大君主的恩德和赏赐”,即珍贵礼物。传教士们为俄国人效劳的时刻很快就到来了。这令戈洛文喜不自禁,传教士们给他送来了一个千金难换的重要情报,将康熙所定的中方底牌和盘托出。《尼布楚条约》签约现场模拟场景图,谈判桌左边是俄国御前大臣戈洛文,右边是清朝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本文原载于《文史参考》2012年第6期(浏览本期目录在线购买杂志),原肩标题为“卖身俄国的大清谈判使节”,正标题为“《尼布楚条约》背后的大清‘内鬼’”公元1689年9月7日,在今天俄罗斯境内赤塔州的石勒喀河畔平原上的一座帐篷里,清朝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与俄国御前大臣戈洛文代表各自政府,在中俄间的第一个边界条约上签字用印。随后,戈洛文和索额图热情拥抱。他要感谢的,还有大清使团里的两位“内鬼”……中俄两国使团的阵容对比在1689年的早些时候,来自莫斯科和北京的两个不同使团,正在广袤的欧亚大陆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他们预定会合的地方被俄国人称为涅尔琴斯克,它的中国名称叫尼布楚。1686年2月5日,一个由全权大使费多尔·阿列克谢维奇·戈洛文率领的队伍从莫斯科出发,前往五千公里外的远东。与其说这是一个使团,还不如说是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光是装载弹药、粮秣等军需物资运输队就有270辆马车之多。除了译员、书吏等20名随员,仅仅跟随戈洛文一起出发的莫斯科火枪兵和炮兵就多达506人,戈洛文一路之上又从西伯利亚各地抽调了1432名哥萨克士兵和军役人员。由于遭遇当地人民的顽强反抗,戈洛文分身乏术,迟迟无法脱身前往尼布楚,以至于早就出发的俄国谈判使团最后却是姗姗来迟。与戈洛文一干人等“徐如林”一般磨磨蹭蹭的脚步相比,清朝谈判使团的步伐就可算得上是“疾如风”了。1689年6月13日,由索额图和康熙皇帝的舅舅都统佟国纲率领的使团从京城出发,一个多月后的7月31日就横跨蒙古草原抵达三千里外的尼布楚。清朝使团称得上是威风堂堂,首席谈判代表索额图一个人就带着三百多头骆驼、五百匹马和一百名家人,佟国纲的排场也不小,不少于三百匹马、一百三十头骆驼和八十名家人体现出了他作为当朝国舅的高贵身份。整个使团除了用来护卫的1400名兵丁之外,还带足了五个月的粮食和其他用品。为此,需要三四千头骆驼和至少一万五千匹马,以及一支包括运夫、仆役、工匠的庞大后勤队伍,总人数达到近万人。中国使团中的两个洋人不过,在这个中华帝国历史上首次派出的外交谈判使团中,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位高权重的两位谈判代表,而是大清使团中两位高鼻梁蓝眼睛的西洋人——葡萄牙人Thomas Pereira(中国姓名徐日升)和法国人Joan Franciscus Gerbillon(中国姓名张诚)。徐日升和张诚的共同身份,是耶稣会派到中国的传教士。耶稣会(拉丁文原名 Societas Jesus, S.J.),是天主教的主要修会之一,他们的先驱利玛窦以其精湛的数学和天文知识及对中国经典的通晓,在中国的士大夫中建立了良好的形象。1673年进入北京的徐日升,由于精通天文而供职于钦天监;来华较晚的张诚精于数学,遂成为康熙皇帝的宫廷教师。传教士们成功进入了紫禁城——凭借自身渊博的自然科学知识,成为康熙皇帝的近臣。正因如此,康熙皇帝派遣徐日升和张诚作为中国使团的成员,还将自己的袍褂赐予徐日升,又为张诚特制了一件,并授予他们三品顶戴,真是“宠眷之隆,无已复加”。皇帝还专门嘱咐索额图和佟国纲说:“朕鉴于所用西人,皆忠贞可靠,足资信赖”,要他们与二教士同桌就餐,重要的事情要与之商量。于是大清的使团里也就多了两张欧洲人的面孔。

头条文章

上海信息调查网

蘑菇家

唯品会女装专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