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碰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防范下一个斯诺登

发布时间:2020-07-13 17:15:05 阅读: 来源:碰焊机厂家

6月底,在经历了一系列泄密事件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工作人员被要求开展一场新运动,旨在“增强我们的保密文化”。

这是美国情报系统为严防下一个“斯诺登”而施行的最新举措。虽然俄总统普京7月1日为斯诺登能否留在莫斯科“开出条件”,希望他“停止对美造成损失”。但时至今日,泄密事件对美国情报系统的“冲击”已人尽皆知。为了“止损”,美国情报部门不得不从内部开展“大整顿”。

内部敦促“信守誓言”

据美联社披露,中情局局长约翰•布伦南发起的这场新运动名为“信守誓言”,以备忘录的形式发放给工作人员。尽管这份备忘录没有密级,但也标明了仅限官方使用。不过讽刺的是,备忘录下发当天便被美联社获知。

这份文件显示,布伦南要求情报人员和其他工作人员保守工作秘密。另外也要求在审查中情局前成员即将出版的文章和书籍时采用更为严格的标准,旨在避免作者泄露一些曾在职工作时获取的仍处于秘密状态的信息。

类似“信守誓言”的内部运动在冷战之后的美国情报界颇为罕见。

舆论认为,新运动对防务承包商的警示意义更浓厚。冷战结束后,美国的情报机构从规模、经费、技术等考量皆“一家独大”。在没有现实威胁的情况下,美国情报机关开始大幅度缩编正式人员规模,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第三方承包商员工。这虽然节省了经费,但意味着在“保密”这一事关情报机关“生命线”的关键环节上很容易出现漏洞。

相对于情报安全,承包商以追求利润为己任,两者对待“保密”的态度明显会产生差别。斯诺登曾对英国《卫报》表示,其受雇博思艾伦而成为美国国安局的承包商员工,其目的就是获得“机密材料”,可见美国情报机关相关“保密文化”的缺失到了何种程度。布伦南此举,也是亡羊补牢的应有之意。

但从现在美国情报机构的运作方式来看,雇用承包商员工的模式已经“尾大不掉”。日前,布鲁金斯学会的21世纪安全与情报中心主任辛格表示,现在美国的情报工作与承包商没办法分离了,从最普通的数据破坏到尖端的黑客行动,基本上每一件情报工作都必须要有承包商参与。现在除了强化规章制度的整顿以外,美国情报机关正在寻找一系列办法来防范“斯诺登式”泄密。

情报系统改革举步维艰

有人提出,要缩编承包商员工的使用规模。美国国安局局长亚历山大就持此观点。他认为雇用更少的承包商人员,就能够减少监控的范围,势必能够减少泄密案的发生。还有人建议,把现有网络管理员的单人操作模式改为双人操作模式,即承包商人员在进入机密数据库的时候,必须得到更高级别官员的许可。

不过很多美国情报界内部人士认为,现有的一些建议并不具备具体实施的可能性。美国情报部门工作人员没有节假日,一周24小时连轴转是常态。如果缩编承包商员工,势必要大幅度提高各种人工费用。而“双人操作模式”意味着有一个上级官员在随时待命,充当“高级管理员”的角色。这完全不符合现代信息化社会运作模式,更不适应情报工作的需要。

有学者指出,美国情报机构从技术上来说,有一系列“身份识别与接入管理”软件来确保不同级别的人员操作不同级别的敏感信息,但由于美国情报系统“历史悠久”、“盘根错节”,一些旧有系统长期无法更新升级,造成很多部门无法有效使用安全软件。而美国政府预算的削减,进一步加大了改善信息系统安全的难度。

斯诺登不会是最后一个“深喉”

但各种系统整顿和内部“整风”其实都是表面现象。“斯诺登式”泄密的背后则凸显了美国国家理念与现实政治的矛盾。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有限政府”在实际操作中,就是将政府职能外包给民营企业,以节省经费和提高效率。甚至一些军事、情报这类政府的固有职能,美国也敢于外包,这既体现了美国的传统,也是美国政府债台高筑导致的结果。而对于美国这个事实上的“全球帝国”来说,其政府的职能则是超越国界的,这种超边疆的政府形态必然和美国原来“有限政府”的理念存在巨大的冲突,而这种情况下,美国依然采用外包分散政府要害部门的职能,必然带来管理的混乱。

同时,这种矛盾也对民众思想造成了巨大冲击。美国国内法律把政府的职能和作用进行了比较严格的界定以保护公民权力,然而从“全球帝国”的角度来看,又没有任何有效法律来规范美国的行为,同时美国自身又需要对世界各国(包括西方盟友)进行网络秘密监控以维持帝国的利益。这种理念认知上的矛盾,也是很难调和与解释的,越是信奉西方价值观的人,就越会对美国的做法产生质疑。这造成的后果就是一些美国情报界、军界系统内甚至体制内的人士,自发形成对美国政府的怀疑和背叛,而且从思想上将这种“背叛”置于“维护自由”的正义道德制高点上。这种和寻常由于金钱、美色诱惑不同的背叛行为,更难以监控和制约。

由此来看,“斯诺登式”泄密是美国内部结构性矛盾生长出来的“恶之花”。一些保密规章制度和技术手段的强化也许会对这类泄密者形成压制,但从长期来看,斯诺登绝不是最后一个走向美国对立面的“深喉”。(记者 文铮)

羽绒服

汕尾工服制作

鄂尔多斯西服订制

梧州西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