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碰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祖父的三俩事

发布时间:2021-01-21 08:54:41 阅读: 来源:碰焊机厂家

Chapter 1

转瞬,外祖父已经离开我们整整六年了。 严格来说,他是外祖母的第二任丈夫,也就是母亲的继父。 母亲6岁时,母亲的爸爸因突发疾病而去世。留下了遗孀和5个孩子——一个残缺的家。母亲以为此后再也不能感受到父亲温暖的关怀。哪怕只有昔日眉宇间流露出的威严。 就在这一年,母亲如同接受新事物一般接受了这个只比他大15岁的青年。一个质朴、善良且坚强的青年。 在那个宁滥勿缺的年代,爱,是如同白纸一般显得无力苍白。没有看护,没有嘱咐。只有在无边的荒野中找寻一丝童趣。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竟然被伙伴推入河中。她不断地挣扎,不断地喝水。希望愈发朦胧。伙伴们怕了,都跑了。母亲欲哭,无泪。挣脱愈发无力。紧急关头,有个身影一掠而过,将她救上岸。母亲闭上了眼,昏死过去。 外祖母千恩万谢着,他灿烂地笑着。之于外祖母而言,这小伙,帅气、英俊。而自己,年老、沧桑,但爱慕还是不经意间从自己的苹果肌中流露出来。他也分明感受到了,慢慢的,他的脸庞,也泛出一阵红晕。 就这样,两人笑灿了专属两人的简单婚礼后。他成为了外祖母的第二任丈夫,母亲年轻的继父。 Chapter 2 “继父”的“继”字通常显得阴森残暴。而然,于母亲来说:虽然这词很沉重,但打从心里的暖和。对于母亲,他除了似水柔情般的关心别无第二张脸。更逞论那些做出来的样子,显摆出什么苛严。母亲的兄长多成家立业,安定稳妥的打拼生活。他也不例外。他勤劳、耐苦。他干过木工、做过匠人、烧过窑子、筑过路基……

在吃苦的年代里,他的胃,随着日积月累的冷落而发起了脾气。每当夜深人静,胃炎作梗。他如同煎熬般苦痛。可他依然晨起做工,继而又是黄昏。不管苦痛多么地磨折,他一并自我承受。后来,母亲告诉我,他是一只龙虾就能吃一碗饭的。

日复一年,年复一天,母亲成了大姑娘,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不干预,自主选择,这是他的主张。他对外祖母说:“长大了,就随她。只要婆家不亏待她就好嘛。”他笑着,“不过实在的,我们姑娘从小到大都是独立惯了,谁敢欺负她!”当他从母亲口中听到了那个中意的男孩姓名时,他犹豫了,更担起了心。因为他听说那男孩脾气坏极了。他想开口,却又怕伤害了姑娘的想法。于是便作罢。事实上,母亲改变了当初人们口中那个脾气坏坏的他! 姑娘出嫁时,他同往常般笑着。只是岁月无情,三十出头的年纪皱丘如同波浪一般开散出来。 姑娘和姑爷外出打拼时,他和外祖母商量后,毅然决定:女儿在哪,他们就在哪! 姑娘生孩子时,他乐坏了。因为他和外祖母没有孩子,却处处享受到有孩子的温暖。 Chapter 3 丈夫有时是一个背影,温暖、窝心。外祖母在遇到他之前,从未肯定过这个说法。相处后,外祖母在心里悄悄地酝酿了这个想法。他尽力创造出更美好的生活。然而,以劳动换取美好的生活似乎总显得那样无力。因为劳动是工具,没有保修期!可他不容许妻子的补贴,更不容许她吃苦

园区的老屋空关着,门前杂草丛生。红砖上青苔点点,破败中散发出丝丝阴邪之气。老家的宿果是迎来了拆迁。事后,他拿到了一套中屋和一阁楼,实际上他可以拿两套的。他并未贪婪而死皮赖脸的去诈一点好一点。因为他不信厚颜无耻就能换得幸福。可事实似乎并非他所想。他只能一笑而过。

他做窑工时是最苦难的。高温下浇铸出的艺术珍品,是皮衣中的工人汗水的结晶。无论风雨酷暑寒冬,早出晚归,他每天到会显得虚累。这时,喝一杯红糖水就是一种休憩。就这样,外祖母容颜依旧,而他,从青年到中年,竟然变化了一整个模样! 入夜,老胃炎又犯了。他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原以为出干了的汗水,又再次冒了出来。从额头到枕头,从脸颊到鼻尖。他告诉了她,她又告诉了她。母亲知道后拽着他去医院。他不应允。可他终究犟不过母亲。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胃已然不成模样,且有脓血的迹象。医生说是出血糜烂性胃炎。他淡然地笑笑。外祖母狠狠瞪了他一眼。他竟像个小孩般低下了头。 后来,他不做工了,但他依旧早出晚归。喝酒抽烟的恶习没改,还打起麻将。终于外祖母看不过眼了,怒斥其败家。其实她忘了,正是这个男人用生命的力量支撑着她用闲暇、闲钱打了半辈子的麻将! 他厌烦极了喧骂与争论。一来伤身,二来拒绝纠缠。他就拿起茶杯去外面吹吹风,见到熟人吹吹牛。烦恼过去了,日子也就过去了。 Chapter 4 那一年,他患上了十二指肠溃疡。他深明自己已非青春年华。他四处筹钱,变卖房产。做完了手术,他显得苍白了许多。出院后,他决意享受人间烟火,变得更为放纵。在麻将桌上交流,同卖早点的喝酒。那时候,母亲忙着造新房的事由,无暇顾及。后来听人提及,便执意将二老撵来同住。方便细加看护。但终究还是治标不治本的。人的腿长在腰下,嘴长在鼻子上头,总归是自己不是别人的。 那一年,母亲忙的不可开交。让我有种被冷落般的凄凉。这时,外公无微不至的关怀,使我培育了豁达的人生态度。每天清晨,他会带我去店里吃早餐。他亲自煎的荷包蛋,最纯正的豆腐花,最醇香的黄豆浆……每天换着花样,让我吃的不亦乐乎。回想那些年,青春期的成功发育,外公果真功不可没。 吃完早餐后,外公还会带我到超市里买水。他很是爽快地对我说:“买东西价格不重要,问题是你喜不喜欢。”我曾质疑过,表示不敢苟同。如今看来,价格会误导消费而成为盲区。即便无所用处,只凭借超然的价格就一律拿下之人并不在少数,真正心仪的或许就在那毫厘之间一失而过。买上喜欢的饮料,带着欢畅的心情,我蹦蹦跳跳地去了学校。 记得一次单元考试,我考了第一。我回家给父母报喜。话刚出口,我几乎一怔。怎么外公比我还兴奋?孩子气地抢着在试卷签上他的大名——顾建明。他说:“只要我的外孙子好好学习,就一定会有出息。”其实,这样的话每个孩子都不陌生。然而,他的眼情似乎要用诚恳和真心流露自己坚定的信仰。而我也坚信至今。冬天,他带我去澡堂泡澡。他嶙峋的背骨显露出岁月的苍桑。他的肚子上,那道长长的刀疤赫然清晰。他咬了咬牙关,一下子半身浸入温水。浴室里热气升腾,他闭上了双眼,似乎享受着摄取温热能量的过程。他的样子很搞笑,像在人群中放了闷屁般爬满尴尬。起身后,他让我帮他搓背。我轻轻在他的背上来来回回搓柔着。只是轻轻地,缓缓地。生怕一不小心,他黝黑的皮肤就会更添几道血红的印记。真不敢想象,他的背梁到底扛起了多少担子,流出了多少的汗水!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新鲜感、幸福感都能得以满足。很多时候都不愿离开他的身旁。可当天色开始呈晚,他总选择目送我回去。而自己,转身踏入了那个罪恶的麻将馆开始他所谓的享受…… Chapter 5 什么时候,他的胃又隐隐作痛了。拖延了几天,他舍得开口同外婆说出了委实。母亲随即带他去医院检查。结果却让我们震惊。检查报告显示癌症,而且还是晚期。仿佛一个晴天霹雳,母亲伤心地流下了眼泪。他恨死了自己。可面对着我们,他只是笑着,笑着。 那天过后,他学会了如何爱惜自己。尽管为时已晚,他戒烟,戒酒。他给母亲买了辆车,而且一定要坐前头副驾驶的位置。他带上药,和外祖母一起去国内周游。他知道了大众娱乐同高尚娱乐的区别。虽然感觉像在烧钱,但换得的却是身心康健。 病床上,等死是一种煎熬。那天,他哭了。他问母亲,世上有没有后悔药。母亲哭着说:“没有啊,如果有,不论多少钱,一定去求到。”他说,我不怨别人,我只怨自己。为何喝酒到吐?为何吐出云雾?为何停了药物?为何整天麻将?为何通宵做梦?他给外婆留了一笔钱。这笔钱他死活不用。他每天计算着日子,等待他爹领他回家去…… 他早早就苦盼自己的大龄外孙女可以早点立业成家,自己可以参加她的婚礼,看她穿大红凤衣时的害羞摸样,细品她亲自倒给他的喜酒……如今只能在病床上幻想,然而疼痛让他呻吟,破坏了美梦。 弥留时,他情感越加丰富,他思念起那些邻居,那些亲朋,还有早餐店的夫妻…… 终于,悠长的午夜,知了哀鸣,草木垂思,他闭上了看了半个世纪花花世界的双眼,去往西天的极乐世界……PS: 听说他的死讯后,早餐店的夫妻便悄然离开了。世界依旧忙碌着,新一轮红日又冉冉升起…… 如今已是六年过去了,时间似流水,但世界的变换却不甚清晰,现实的悲剧一出出的上演,观众一批轮换着一批。质朴是演员最深层次的境界,无华是做人最高水准的体现。他叫顾建明,一个平凡的名字,一段破碎的回忆,却充斥着我别具一般的情感。母亲曾说过,每当和父亲争执时,便会毫无理由的想到他的继父,眼泪随之而流下脸颊……写在外公六周年纪念日时顾燚武亲笔写于8月16日夜

【编者按】:

这篇文章,我从头到尾重复编辑了四次。因为文章有所删改后,电脑闹了四次毛病。每一次重新编辑,我都很懊恼。可是,每当看到有一个世界另一端的人以文字方式在亲人的心里呼吸。便心生感动。这篇文章的存在意义,重得让我有点喘不过气来。本人很喜欢的一句话是“如果你可以用你的心来记住我,那我还有什么孤独可言。”想必世界另一端的星星一定很闪烁吧。一篇文章最感动人的地方不在于文字的华丽,而在于文字里流露的真挚感情。 —— 朵 筝

H型钢价格

碳化硅坩埚

地磅秤

酒店宾馆房屋安全检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