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碰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当科斯伍德周扒皮式吸血集体资产获利达4倍

发布时间:2021-09-11 17:46:11 阅读: 来源:碰焊机厂家

科斯伍德 “周扒皮”式吸血集体资产 获利达4倍

主营油墨的创业板新上市公司科斯伍德(300192),能够在成立8年后登陆创业板,其背后隐藏着依靠集体企业“输血”的事实,而该公司在招股书中却对此刻意隐瞒。此外,在该公司的发展过程中,公司实际控制人吴贤良在其时任村支书的父亲吴金根帮助下,通过左右手互倒的方式,以极低的价格收购集体土地和厂房,并转眼间获利达4倍。

左右手互倒吞噬集体资产

科斯伍德于3月22日在创业板挂牌上市,吴贤良和吴艳红分别为该公司的第一大和第二大股东,合计持股37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1%。姐弟俩分别出生于1977年、1978年,吴贤良目前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姐姐吴艳红担任董事兼财务总监。以两人当前持股数量计算,吴氏家族持股市值达到10亿元。

刚过而立之年的吴贤良,之所以能够拥有如此财富,与其父亲吴金根息息相关。吴金根在当地算是能人,曾担任苏州市吴县东桥镇党委副书记、胡桥村党支部书记及村办企业东吴染料厂厂长。

而科斯伍德的成立及发展壮大,也与吴金根有着莫大的关系。

科斯伍德在4月2日的澄清公告中明确表示,公司(包括公司前身)历次出资均来自各位股东筹措的资金,与东吴染料厂和东吴染料(有限公司)无关,公司实际控制人不存在侵吞集体利益所有者利益的基础。

但经中国证券报调查,科斯伍德的前身苏州大东洋油墨有限公司正是苏州市东吴染料的子公司。中国证券报在大东洋的工商登记资料中发现了一份《苏州大东洋油墨有限公司股东会议决议》,其中提到“新办油墨有限公司是苏州市东吴染料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新公司第一期总投资4000万元,注册资本1000万元。该公司共有13名股东,其中吴贤良持股50%,罗全南17%,黄银川1.8%,李文明1.8%。”同时,大东洋股东会议还决定,聘请染料公司董事长吴金根出任油墨公司总经理。

罗全南当时是大东洋的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他介绍说,当时成立大东洋油墨公司的注册资时期试金该机广泛用于金属、非金属材料的拉、压、弯、剪等力学性能实验;通过配置种类繁多的附具金,完全是来自东吴染料,并且大家都认为大东洋是东吴染料的全资子公司,就是一家人,所以在资金上、管理人员上都给予了极大的帮助。

科斯伍德的招股书称,科斯伍德的前身大东洋是吴贤良个人创业新办的,极力鼓吹出“留学归国人员自主创业成功”的光辉形象。但事实却是,吴贤良在加拿大学习一年时间拿到MBA学位后回苏州,在东吴染料出资创办的大东洋,他仅仅是挂名的董事长兼法人代表。罗全南称,“大东洋2002年成立时,24岁的吴贤良对公司经营几乎没有参与,全部是东吴染料的管理人员在张罗大东洋的事情,我负责技术,黄银川跑市场。”

在资金上,东吴染料也是给予大东洋(及后来的科斯伍德)极大的支持。2006年,大东洋名称变更为苏州科斯伍德有限公司,其工商登记资料中显示,截至2006年10月31日,大东洋主营业务收入为4574万元,净利润为-2.4万元。而在“其他应付款”项目下,大东洋对东吴染料的欠款高达3176万元;在“应付账款”项目下,大东洋对东吴染料的欠款是233万元。以上两项合计,科斯伍德有限公司当年对东吴染料的欠款高达3409万元,而其当年全部应收才4574万元。

村民李文明表示,当时科斯伍德有限公司的盈利状况并不好,且油墨行业成本高涨,毛利率越来越低,很难从银行取得贷款,只能依靠集体企业东吴染料”他指出的输血。

“周扒皮”式收购集体土地

在科斯伍德的发展历程中,最为关键的一次飞跃是2006年以620万元的价格取得集体的4栋厂房及土地,而转眼间,科斯伍德以该笔评估值达2661万元的资产向银行申请贷款。

知情人士介绍,胡桥村因为修建沪宁高速和新开发区,土地被全部征用。获得拆迁补偿款后,胡桥村集体投资882万元建造了4栋标准厂房,用以出租,以保障村民未来生活。为此,该村还成立了集体企业苏州市胡桥经济发展有限公司,胡桥经济公司的主要资产即是上述4栋厂房,主要用于收取租金。

大东洋成立后,就租用了上述厂房中的2栋。但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以及向银行贷款需要土地等抵押资产,吴贤良家族看上了胡桥经济公司的全部4栋厂房及土地。由于胡桥经济公司除了上述4栋厂房外,并无其他经营活动,并且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税费成本,2006年,大东洋采取吸收合并胡桥经济公司的方式取得了4栋厂房。

此时,吴贤良家族采取了左右手互倒的方式,刻意压低集体资产。

当时,大东洋成立之初的13名股东已大多被清理出去,吴贤良家族占有绝对控股权,吴贤良为董事长,其父吴金根担任总经理。而交易对方的胡桥经济公司,法人代表正是当时的村支书吴金根。

在买卖双方都是自家人的情况下,整个交易过程漏洞百出。招股书资料显示,根据苏州天安会计师事务所2005年7月25日出具的审计报告和资产评估报告,截至2005年6月30日,胡桥经济公司的基本财务状最近几年来况为:资产合计1461万元,负债合计897.7万元;2005年月主营业务收入为0元,评估净值为610.9万元。

据此,买卖双方以620万元的价格进行转让,吴贤良获得胡桥经济公司68%股权。一年后,通过大东洋吸收合并胡桥经济公司,吴贤良家族成功获得胡桥经济公司所持有的4栋厂房及土地。

“胡桥经济公司620万元的转让价格非常低,整个评估值也存在问题。胡桥经济公司没有任何经营活动,怎么会有897.7万元的负债?”村民李文明指出。

而更为蹊跷的是,胡桥经济公司897.7万元负债的债权人却是大东洋,这相当于大东洋先借钱给胡桥经济公司,在其账面上形成负债,进而压低其评估值,再以低价收购胡桥经济公司,整个收购过程可称之为“周扒皮”式收购。

工商资料显示,大东洋2006年财务报表中,“其他应收款”项目下,苏州胡桥经济发展有限公司欠大东洋897.7万元。气弹簧疲劳寿命实验机装备参数

2006年以620万元收购而来的4栋厂房,在科斯伍德2007年的财务报表中大幅增值,建筑物和土地使用权合计为2661万元,转眼间增值逾4倍。

经此一役,此前并无有效抵押资产的科斯伍德完成了第一次飞跃。在招股书中,科斯伍德宣称,“胡桥经济公司吸收合并前所拥有的土地和房产成为公司不断发展壮大的重要基础。随着吸收合并的完成,科斯伍德有效资产(土地和房产)规模得以迅速增加,公司向金融结构抵押融资能力得到迅速增强。2007年后公司以相关资产抵押获得银行授信,从而有效缓解了公司经营资金需求。”

2011年3月,科斯伍德完成了第二次惊人的飞跃,成功挂牌创业板,吴贤良家族财富暴增至10亿元。

四月的苏州大地,杨柳吐绿,科斯伍德的厂房外,车水马龙,一派繁华景象,厂区内是身家逾10亿的吴贤良家族,而厂区外,却是胡桥村土地尽失、身无立锥之地的400户村民。本来可以是一出农村能人带领村民集体致富的好戏,却演变成今日以“周扒皮”方式收购集体资产的闹剧,科斯伍德现象令人深思。此外,中国证券报还收到多位村民有关吴贤良家族在集体企业东吴染料转制过程中涉嫌侵吞集体资产的举报信。中国证券报将继续进行报道。

注:本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日照西服订制
日照西服订做
日照西服定制
日照西服定做